制定韩中关系从政冷经热转变为政热经热的计划

时间:2019-03-15 14:02:01166网络整理admin

  6月27日举行的朴槿惠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首脑会谈是1992年韩中建交后举行的第31次首脑会谈这是韩国首脑第一次先于日本访问中国,是韩国首脑第七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作为卢泰愚前总统北方政策的一环,1992年韩中建交之后,卢泰愚、 金泳三、 金大中和卢武铉前总统各在任期中对中国进行过一次国事访问,李明博总统在任期中则对中国进行过两次国事访问   在这21年期间,两国首脑共发表过6次联合声明和2次联合公报有关韩中建交的两国第一次联合声明只有6大项,不过450余字,而此次韩中首脑会谈的联合声明即使除去附文,也仍有共有5大项8小项,长达5100余字两国关系也从“友好合作关系(卢泰愚,1992年)”到“面向21世纪的合作伙伴关系(金大中,1998年)”、“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卢武铉,2003年)”发展到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李明博,2008年)”   在此次首脑会谈中,为迎接韩中关系新的飞跃,两国以“面向未来联合声明”的形式发表了“充实韩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行动计划,勾画了两国关系发展的蓝图特别是,双方不仅在声明的本文中写入了3大重点推进方案和5大详细执行计划,还另行通过附文书明确了具体地行动计划3大推进方案分别可概括为巩固两国在政治与安全领域的战略交流、扩大在经济和社会领域的合作以及强化在人文领域的交流活动评价认为,写有强化高层战略对话等政治合作、扩大经济通商领域合作、加强在信息通讯及科学技术方面合作等“充实韩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行动计划”的附文意味着韩中关系已经走出“政冷经热”的阶段,逐渐进入政热经热的时期   针对朝核问题这一核心议题,中国明确表示同意“韩半岛无核化”,“重启六方会谈”与“支持韩半岛和平统一”同时,联合声明中还表示将履行安理会决议和9·19联合声明等国际义务与承诺,并明确表示欢迎“韩半岛信任进程”,对“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表示赞赏这意味着两国不仅在双边问题上,在包括东北亚在内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上都将强化合作,与朴槿惠政府强调的“亚洲悖论(经济与政治安保的非对称现象)”相联系了起来   与过去的联合声明相比,两国关系得到了进一步的升级卢泰愚政府时期与中国建立的“善邻友好合作关系”只是改变了冷战时期两国之间的敌对关系,意味着两国开始以经济合作等为中心缔结善邻友好关系;金大中政府时建立的“合作伙伴关系”意味着双方开始在追求实际利益的政治和经济方面阶段性地强化合作;在卢武铉政府时期,两国关系发展成为了“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虽然在韩半岛政策上,双方就包括9·1共同声明明在内的六方会谈成果做出了积极评价,并对韩国的“和平与繁荣政策”表示共鸣,但在朝核问题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分歧在李明博政府时期,韩中关系虽然升格为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但受韩美蜜月关系和中国对“无核开放3000”等向制裁方面一边倒的对朝政策表示反对在当时的联合声明中,双方明显更加偏重强调包括韩中FTA在内的扩大经济通商合作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