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戒除网瘾被拧断胳膊 网瘾戒除机构乱象丛生

时间:2019-03-24 09:17:01166网络整理admin

    广州14岁的少年小俊被父亲送到医院戒除网瘾,谁知入院不到4个小时,左臂竟然骨折,本来已经达成的理赔协议因为事件被媒体披露,昨天(8月1日)遭到院方否认为什么网瘾矫治机构时有问题发生这些机构的资质谁来认定矫治方法是否科学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调研结果不容乐观        小俊骨折已经20天了,目前正在恢复,小俊的叔叔卢先生告诉记者        卢先生:骨头已经接上了,上了两块钢板,十四颗钉子,是在南方医院做的手术        7月12日,小俊的父亲在白云心理医院交纳了一个月的戒除网瘾治疗费后,刚离开医院没多久,就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小俊受伤了小俊后来告诉父亲,当时医生带他到一楼的活动室,他有些害怕,不愿进去结果被女医生叫来的一名男子推了一把摔到墙上,接着又把他的左手拧到背后,一巴掌扇在脸上,左臂剧烈的疼痛让小俊晕了过去        卢先生:据我侄子说,他们是故意的,并且院方的人用手打他,用脚踢他        卢先生说,本来在派出所民警的调解下医院已经答应赔偿,但是现在却变卦了        卢先生:今天院方副院长王德明直接打电话给我哥哥,威胁我哥哥说,你们已经曝光了,如果要打官司的话,我奉陪到底,然后放话,你们休想得到赔偿,他说如果我们再继续通过媒体给他曝光的话,一分钱赔偿都不会给        对于这种说法,白云心理医院办公室张主任否认曾经达成过协议,强调孩子受伤是因为想逃跑        张主任:没有赔偿这个说法孩子确实摔倒了,胳膊弄伤了,是因为孩子本身当天给他办入院手续的过程中,因为本身他是问题少年,他也不愿意住院,他自己就往外跑,往外跑的情况下,因为病区有其他人在,有家属,有工作人员,当时没有看清楚,不知道是谁拦了他一下,可能用力比较大,就把他的胳膊弄断了可能有点扭伤了        到底是谁伤害了小俊家长要求看录像        卢先生:我们要求看监控,他说没有监控,但是里面的保安倒是说是有监控,院方说没有监控,说监控已经全部删除了        院方说他们有监控,但没有录像        张主任:我们现在没有监控录像,只有实时的监控措施,没有录像功能因为录像功能以前提过很多次,但是因为费用问题就没有装        小俊14岁,是未成年人,当时他的父亲已经交纳治疗费用后离开了医院,把孩子交给了医生,这种情况下小俊骨折,医院该不该承担责任我们将继续关注事件的进展        暑假期间,一些家长跟小俊的家长一样,想对上网成瘾的孩子进行矫治,但是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儿研究所、青少年法律研究所对全国65家网瘾戒除机构的调查表明,资质认证混乱、管理混乱、收费混乱、矫治方法不规范,可谓乱象丛生,令人堪忧        乱象一、机构资质认定混乱,批准单位随意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儿研究所所长孙宏艳:登记和深入调查总共65家,他们的资质认定还是很混乱的,有的是以学校的名义命名的,还有的是“非盈利组织”,“公司”,还有的叫“培训机构”,还有“医疗部门”        不仅是名称五花八门,连批准部门也是“百花齐放”        孙宏艳:一些批准部门也是不一样的,有18家是教育部门批准的,工商注册的12家,共青团组织主办的3家,卫生部门批准的3家,另外还有一些比如民政局啊,文化局啊,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啊,等等,很多网瘾机构经营范围和网络成瘾没有太大关系,有的写计算机基础开发,还有些相关业务培训        乱象二、管理混乱,工作人员专业素质良莠不齐,网瘾戒除机构宣称的“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高级心理教练”,“国际心理咨询师督导”,在专业领域里根本没有这种称谓        孙宏艳:有的机构只有两个军训教官,但是却有700多名网瘾少年,还有的机构,过去是机关的工作人员,他也没学过医学和心理学,只是转岗来做这方面的工作        乱象三、收费高,一般一个疗程三五万,但是矫治方法缺乏科学的评估,站军姿、跑步、关禁闭是比较常用的矫治方法,专家认为,有些是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        孙宏艳:这些方法应该说更多的是侵犯了他们的权益,比如关禁闭,关小黑屋里一天、两天,对孩子伤害很大,本来他到这个机构来就是被家长骗来的,通过这样一些简单的、不人性化的方式,可能使他更恨家长或者更恨这些机构,有些军训完全是超过他们体能接受能力的,对他的身体、骨骼都会有很大的伤害,过去也发生过一些悲剧        在一些“医疗部门”的机构,针对一些网瘾孩子的具体情况,结合药物治疗,包括一些抗抑郁、治疗多动症的药物而在一些“基地”“公司”,是否有权用药没有明确的规定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儿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认为,我国亟待制定网瘾戒除机构的准入制度        孙宏艳:想成立这个网瘾矫治机构,必须要达到行业准入标准,才能进来,民政部、教育部门,卫生部门、包括共青团建立一个网瘾矫治的评估机制,定期对这些网瘾戒除机构评估,在权威媒体发布,这样孩子一旦有问题,家长在选择的时候也会更放心一些        孙宏艳还强调,在我们不可能不让孩子接触网络的今天,在技能教育的同时,亟待加强媒介素养的教育,让孩子能够辨别信息、养成控制上网时间的习惯、懂得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