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朴槿惠时代 五大总统候选人如何看“萨德”?

时间:2019-04-17 11:12:02166网络整理admin

  人民网首尔3月10日电(夏雪)当地时间10日上午,韩国宪法法院判决通过总统弹劾案,朴槿惠被罢免总统职务,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被弹劾的总统等待在宪法法院门口的民众们听到弹劾的消息后,纷纷欢呼道“这是光化门烛光的胜利”   就在当天,庆尚北道星州郡民众将举行当地第242次反“萨德”烛光集会,强烈抗议美韩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   随着弹劾案的通过,第19届韩国总统大选日期也将提前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于9日发布了下届大选民调结果其中有望角逐下届韩国总统的5名热门候选人,他们对于“萨德”又持有何种态度呢 文在寅(共同民主党) 支持率:36.1%   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出生于1953年,现任共同民主党常任顾问文在寅早年曾是特战队员,1978年退伍后成为律师,后与卢武铉结为密友,在卢武铉任韩国总统期间担任青瓦台秘书室长,有“卢武铉之影”之称2012年,文在寅曾参选总统,主张增加社会福利开支和多接触朝鲜,颇受平民阶层和年轻人的欢迎,但最终以微弱劣势败选   支持者认为,文在寅有亲和力、信誉好,主张社会正义、市场公平、扩大社会福利批评者认为,文在寅只有对过去的批判,没有对未来的期望   在部署“萨德”的问题上,文在寅表示,在当前政治形势下部署“萨德”系统并不合适,萨德问题应移交给下届政府处理,这是考虑到国家利益而做出最好的方案下届政府应重新进行全面考虑,通过与中国、美国进行协商,再做出合理的决策 黄教安(无党派) 支持率:14.2%   黄教安,1957年出生于首尔,曾任大邱高等检察院检察长、釜山高等检察院检察长等职,有长达28年的检察官生涯2015年6月18日,韩国国会通过总理任命案,黄教安正式出任韩国第44任国务总理2016年12月9日,朴槿惠被停止执行总统职务,由国务总理黄教安替代主政,担任代总统   一度被视为执政党阵营热门总统候选人的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不参加选举后,执政党方面把视线转向了黄教安一项民调显示,潘基文退选后,其支持者中约20%的人转投黄教安   作为萨德入韩的直接参与策划者,在朴槿惠被停职后,韩国代总统黄教安不顾中方和国内的反对声音,多次表示应尽快部署“萨德”,并加快相关部署工作去年7月,在星州郡居民抗议“萨德”部署时,黄教安曾代表朴槿惠前往安抚,不料被当地民众掷以鸡蛋和瓶子在他的推动下,韩美军方目前已开始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发射架等部分装备已抵达韩国 安熙正(共同民主党) 支持率:12.9%   共同民主党籍忠清南道道知事安熙正现年51岁,在韩国政坛一直以“清流”形象自居他穿着随意,沟通技巧过人,被称为“韩国奥巴马”与其他竞争者不同,他宣布参选总统时并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而是选择在一处位于年轻人文化潮流地的剧场中与支持者交谈5小时韩媒称,安熙正所在的忠清南道以保守派为主,来自共同民主党的他却承诺如果赢得总统选举,将和保守派“分享权力”,吸引了不少保守派支持者   安熙正虽然反对部署“萨德”,但是却表示尊重协商谈判的结果安熙正认为应考虑韩美同盟的协议,“国家之间经协商后做出的决定,很难再推翻”安熙正也倾向于认为韩国部署“萨德”已成定局,该决定在现实上很难出现逆转但他同时表示,即使部署“萨德”是为了保护韩国安全,但政府对部署“萨德”进程提速是不正确的 李在明(共同民主党) 支持率:10.5%   从反对朴槿惠的烛光集会中杀出的“黑马”李在明出生于1964年,现任韩国京畿道城南市市长他善于使用社交媒体发言,且言论辛辣而直接,被韩媒称为“韩国特朗普”“亲信干政”事件发生后,李在明对朴槿惠态度强硬,当文在寅对弹劾犹豫不决时,李在明率先表明支持弹劾朴槿惠,被视作要求朴槿惠下台“第一人”,成功将执政党的“危”转化为共同民主党的“机”,并赢得大量民众支持   城南市长李在明对于“萨德”部署问题持坚决反对的立场李在明表示:“‘萨德’不但不会保障韩国的安全,反而会导致韩国的经济危机以及东北亚地区的战争危机,因此我们应该撤回这样的决定”李在明表示,共同民主党应积极地站出来,与其他在野党一起在国会设立“萨德”对策委员会,尽全力阻止“萨德”的部署他呼吁,应立即阻止在政局混乱之际趁虚而入部署“萨德”的行为 安哲秀(国民之党) 支持率:9.9%   国民之党前党首安哲秀出生于1962年,以首尔大学医学院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弃医投商创办计算机防毒系统,免费开放使用,在韩国的年轻人中享有非常高的声望安哲秀2011年开始投入政界,曾于2012年参加韩国总统选举,当时在韩国年轻选民中人气颇高   但有分析称,2012年大选刮过的“安哲秀旋风”已成往事当年提出“新政治”的安哲秀,虽积累了四年国会议员的资历,但当年“初出茅庐、政坛新秀”的优势已失去   安哲秀日前在出演SBS节目时对“萨德”问题表示,“这是国家间协商后的结果,下届政府也应该尊重这个决定因为这不是政权之间做出的协议,而是国家之间的协议,我们应该尊重这个结果”但他也认为,政府应当对“萨德”部署决议过程向国民作详细说明,还应该积极努力同中国政府进行磋商其所在党派国民之党则表示,